源码网,专注为站长提供最优质的源代码服务 CSS3演示 | 站长工具 | 网页特效 | 网页模板 | 网页素材 | PSD素材 | 手机系统 | W3C教程
广告加载中...
当前位置: 源码网 > 站长资讯 > 创业 > >文章

历史转折中的雷军:三起三落 仍在互联网第一线

时间:2017-03-21 12:30点击: 次 【

模板交易 网站模板 CMS模板 免费模板 模板交易平台

  摘要:如果雷军是一本书,这些年的起起落落就是最好看的地方。希望多年以后,我们提起雷军,会说这个人年纪轻轻就勤工俭学,爱抽烟,说话有口音,事业三起三落。

  最近21世纪商业评论有一篇文章《一位小米前员工的财务告白:期权如何处理让我纠结》。讲了一位2014年入职的小米员工,离开亚马逊放弃了90%的期权错过了四倍股价的飙升,拒绝了阿里错过了4000股的股票。

  同时,这位2008年毕业的码农还表示自己是一位不买房主义者。

  真是为他感到难过。

  从阿里愿意给他4000股这个数目上来看,这位码农的水平介于P7和P8之间,年龄30岁左右正是当打之年,在35岁之前还有五年弥补自己错误的机会,我们祝福他。

  这篇文章很能反映目前小米不少员工心态的缩影。上个月小米负责海外业务的全球副总裁Hugo Barra离职了,你回头去看,2013年到2014年加盟小米的高管,流失率还是挺高的,除了Hugo Barra 之外,还有陈彤和张金玲。

  2014年这家公司7000人左右,现在早就超过了10000。大概小米中有一半员工是在2014那个顶峰之年之后加盟小米的。

  这些人加盟小米的时候正是小米气势如虹,但是三年之后小米的成长性没有预想中那么高,职业发展和预期中的有落差很正常。

  这个月小米还有一件不大不小的事,就是发布了小米自主研发的澎湃S1芯片。当时Pingwest的一篇文章提到,小米官方的编年大事记中竟然完全省略了2013年到2014年底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件。

  这一段时间对于小米来说,恰好是历史转折。

  01

  大公司的历史大事记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一样,有的地方说的比较细,有的地方说得不那么细。抗战曾经是八年,现在是十四年,以后是几年要靠民主集中制决定。

  2013年底到2014年年底,小米空白的历史中也留了下三大未解之谜。

  第一是,小米Note为什么没有指纹识别。

  小米直到今天,雷军仍然是事必躬亲冲在第一线的,MIUI里面一个 icon 不好看了,雷军看见了也要说的。何况2014年小米全年在憋的大招小米Note,不上指纹识别,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是别人能决定的。

  小米Note没有指纹识别,而同期搭载了指纹识别的华为Mate 7一战成名,取代小米成了最受黄牛喜爱的机型,价格一度被抄到了和苹果一样的5000元档。当时即使在华为内部,想拿到一部Mate 7至少得是个17级的高级工程师吧。

  当年拿到Mate 7的人,今年都35岁左右了吧,没升上技术专家的都有点危险啊。

  华为冲击高端市场成功之后,小米更着急要尾随,动作于是变形,2015年力推的小米Note高配版冲击2999的价格无果,堪称是小米史上最失败的旗舰机型。

  这就是一个指纹识别引发的惨案。小米内部是做过反思的,当时认为小米手环可以解决解锁和支付的问题,但是没想到消费者就是信苹果的那一套。

  小米过高估计了自己生态链的价值,这是2014年小米上下陷入癫狂的后果。不能怪雷军,2014年年底,连投资人都愿意给小米开出450亿美元的估值,尤里·米尔纳甚至明确说明,小米的下一个杆位就是1000亿美元,这时候谁能不头脑发热呢?

  这时候第二个问题来了,小米2014年的估值为什么高达450亿美元,融资额却只有11亿美元。

  小米不是Snapchat、Uber那样随时可以上的公交车,过去三年里唯一的一轮融资出让不到3%的股份,这极不正常。

  实际上当时融资没有结束的时候,当小米的估值在40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之间拉锯的时候,有一位接近这个案子的投资人对媒体透露了,“雷军的目的是要像阿里巴巴那样融一笔花不完的钱,可以挺过寒冬”。

  原来聪明如雷军当时已经预料到要过冬了。

  雷军到底当时想要拿谁的钱过冬,这个爆料的投资人说了两个名字,一个是之前提到的米尔纳,另一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孙正义。2014年恰逢阿里巴巴成功IPO,孙正义可以拿出大笔现金投资小米。

  实际上孙正义也确实给了一个小米一个Offer,很大。有多大,不知道。但是如果小米那一轮的融资额按照正常的10%到20%比例稀释,孙正义给的钱应该在30亿到80亿美元之间。

  但是最后的最后,不知道是觉得小米已经盈利不需要稀释太多股份,还是不喜欢强势投资人在自己耳边吹风,所以最后他拒绝了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。

  这也不能怪雷军,2014年小米的形势实在是太好了,雷军甚至一度觉得小米的股份分得太早了。那时候小米投资团队对自己的生态链企业吹风,未来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,小米能拿走一半。

  但是没想到啊,这一笔大钱没有拿到,一年后想价格战打华为力不从心,同时OPPO、VIVO的重线下模式又崛起。

  小米吃了线下的亏,雷军今年立下了5年开1000家线下店的Flag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多拿几十亿美元,一年就能砸他个1000家店,像打车、外卖一样靠补贴结束战斗。

  也许有人说你是不是太乐观了,华为不是大众点评,OPPO也不是Uber。

  实际上去年华为手机业务的利润没有达到预期,任正非就已经吃不消了,最近在公司内部禁止说要灭了苹果、三星,说了要罚200块钱,连OPPO、VIVO都说是自己的朋友,因为“都是靠商品挣钱的”。

  任正非自问自答我们的对手是谁?是不要命烧钱的互联网公司。

  只可惜小米已经不能不要命烧钱了。贴着成本定价已经是小米的极限了。

  02

  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小米创业之初这三条全占了。

  时光回流到2014年,“小米”这个词不只是一家公司,而是一种现象。马佳佳、大象避孕套,黄太吉煎饼。在资本市场最热的时候,说要从某一个品类切入,像小米那样打造一个爆款先实现“单点突破”,再用雷军的“三驾马车”互联网思维拿下一个细分市场,最后实现了雷军说的“台风口猪都能飞起来”。

  这种说辞,“我们要做的是什么什么领域的小米”,新晋的创业小鲜肉在资本市场上屡试不爽,形成了创业圈的一股“泥石流”。

  这是天时。

  但是到了2014年之后,被小米动了蛋糕的对手都醒了过来。互联网思维一触及线下就不管用,从物流之战开始,阿里收购苏宁、银泰、百联,京东收购永辉,庄辰超把去哪儿丢给百度去做了便利店。

  手机行业的竞争也来到了华为和蓝绿大厂的主场,核心硬件和线下渠道的竞争,小米的地利也没有了。

  最后小米还有一个人和,但是又遇到了第三个未解之谜,2014年年底黎万强突然宣布离岗去硅谷闭关。

  黎万强一手打造了小米新媒体运营和互联网思维的打法,总结成了《参与感》,他的离开相当于是釜底抽薪。小米官方的说法是黎万强要去硅谷闭关开发新产品,后来的结果,黎万强既没有呆在硅谷,也没有开发新产品,只是剃了了光头办了影展,无疑是打脸了官方的说法。

  民间的说法有三个版本,A 对手挖角,B 患上了无法控制的抑郁症,C 内部斗争失势。

  这道题不难,即使你不知道雷军在金山和小米的奋斗史,你的中学老师也一定告诉过你,答案要选最长的。

  小米的高管团队是个三层的同心圆结构。离雷军最近的是他在金山的老部下,这是久经考验的班底,以黎万强为首。第二层是Google和微软中国的班底,这是雷军替金山挖人以及离开金山做天使投资人期间结识的同志,以林斌为首。最外面一层是为了做手机请来的摩托罗拉硬件班底。

  翻开革命家史,就知道那一年参加革命的很重要,日后解放了待遇不同,亲疏有别。

  黎万强是如此形容雷军和自己的关系,“老师加兄弟”。微博上黑小米的段子,都会以“耍猴艺术哪家强,小米雷军黎万强”开头,就像台湾当年的标语“反共抗俄”,“反攻大陆”后面必有一句“杀朱拔毛”。

  这样的人从外面怎么挖,从里面怎么斗倒?谁要斗黎万强的话,恐怕雷军要出来说“我去陪斗”之类的话了。

  特别是在2013年2014年锦上添花的那些人离开之后,雷军对于老同志老班底的信赖,一定有增无减。比如最近在小米高管中比较活跃的尚进,就是金山系的老人返巢。

  小米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很少用BAT出身的高管。一直说要做中国的第三大电商,要做中国的Costco,做电子产品里的无印良品,但是在电商领域从没挖过阿里的高管。从2014年开始在大数据上发力,去年又让KK领衔的探索实验室在人工智能领域做一些小而美的落地,但是小米从来没挖过百度的科学家。

  只能说现在的雷老板真是和气生财。

  至于属于第三个圈层的摩托罗拉硬件团队,是给雷军捅过很大的篓子的。这个雷军几次整合供应链、调整硬件研发团队的努力之后,已经逐渐淡出,为首的周光平博士在被调整为首席科学家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微博上了。

  现在的小米,研发和供应链由雷军一手掌握。但是这个拨乱反正有点晚,整个2016年小米的研发节奏被完全打乱重来。

  旗舰机型缺失,口碑之作小米MIX产量迟迟上不来。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2017年Q1小米国内的市场份额,将会创下新低。

  03

  中国成功的互联网创业者,大体上有两种,一种是草莽型,善断,判断大势,笼络人心,一种是学霸型,善谋,计算布局,带队攻坚。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榜